长远而言,目前高昂的全球货柜运费将不会维持下去。

Craig Poole2021年5月

来源:惠誉国际、Alphaliner、波罗的海货运指数、Drewry

评论:Cardinal Global Logistics零售业务常务董事Craig Poole

 

 

概览、即期价格及分销供应链

目前,各行业的运费都维持在有记录以来的极高水平,预计在中短期内这个情况将会持续,并有机会影响一般在第三/第四季进行的长期贸易谈判。由于物流业受到利率波动、经济复苏疲弱,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很大,在需要谨慎地管理运力之下,长远而言目前的运费水平将不会持续下去。

随着2020年第4季/2021年第1季的货物需求回升、供应链中断(例如货柜短缺和港口堵塞)以及与策略息息相关的运力管理,都将货柜运费的价格推高,在亚洲/欧洲和跨太平洋等主要贸易航线上,情况更为显著。在本文撰写期间(2021年5月),从任何基本港口前往英国的40英尺高柜,即期运费为12,000美元至14,000美元,同时由于承运商引入了空白航运来调整他们的航行时间表,因此令运费一直高昂。

在实际情况下,当承运商加入优先装载附加费后,很多公司均以大幅高于指数所录得的运费来预订货运。

贸易量

疫情期间,消费者开支习惯的改变使贸易量回升的步伐加快,其中包括订购更多制成品,却同时减少在消闲和餐厅等服务上的开支。由于企业因供应链严重断裂和个人防护装备的需求增加而需要补充库存,因此贸易量进一步受到支持。.

根据货柜贸易统计数字,2020年从亚洲运往北美的总货运量,比2019年高出超过7%。由于2020年欧亚航线的货运量下跌了大约5%,因此一旦需求回升,增长潜力将在2021年一整年释放出来。

事实上,根据《中国商报》的报导,2021年3月中国的进口量激增了38.1%;而中国至全球的出口量则增长了30.6%。虽然这些数字部份是由于2020年的基数较低而出现偏差,但仍能显示该区的贸易活动出现广泛且显著的增长。

设备短缺及置换

疫情引发的营运中断导致货柜短缺和港口堵塞,继而延长了货柜船舶的装卸时间,并进一步将运费推高。虽然农历新年假期期间一般都属于非繁忙时间,堵塞情况可能有所舒缓,但由于中国仍然维持本身的生产水平,因此需求依然强劲。

目前由于装满货物的船只仍然停泊在美国西部海岸的港口外,因此令大量货柜仍然无法完成装卸,加剧了世界其他地区货柜短缺的情况。

长赐号事件的余波

根据全球最大航运商Maersk所言,长赐号滞留在苏伊士运河所产生的影响,在未来几星期或几个月将会“波及”到经济层面。

Maersk环球海洋网络负责人Lars Mikael Jensen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事件的连锁反应将会持续到5月下旬。”

长赐号是全球其中一艘最大型的货柜船舶,在苏伊士运河滞留的六天期间,严重阻塞了世界上其中一条最重要的贸易路线。

由台湾航运商长荣集团营运的长赐号,虽然已在3月29日离开运河,但因损坏而引发的财务纠纷,令船上所有货物仍被扣留。

Maersk表示约有50艘船只的行程因运河阻塞而被延误了差不多一个星期,部份船只在运河两端等待重新启航,而另一些则改变路线驶向好望角一带。
公司认为这些船只的延误将会影响世界各地的港口,其中顾问警告指,延误情况可能因地点而异,其中繁忙的港口和码头或许未能为原定时段以外的船只提供泊位。

中长期的展望

根据货柜承运顾问机构Drewry所言,由于疫情导致的中断情况持续削弱了运载量,同时新船订单数量在2023年之前都相对偏低,因此未来两年内海运费用看来仍将高企,我们所看到的所有证据都正反映这一观点。

Drewry认为由于过去几个月新订单的混乱情况改变了货柜承运的供求状态,因此2022年往后承运商的经营可能会雪上加霜。

Drewry分析指:“虽然随着日子推移问题可能会有所舒缓,但在2021年大部份时间里,港口拥塞和货柜设备短缺仍然是进一步削弱运载量的负面因素,并且令平均现货价格和合同运费大幅攀升。承运商只要维持高昂的合同运费,便能在新一年保证得到更高的利润。”

“假设2022年世界已回复常态,即使预期承运商将会失去目前供应链中断所引发的通胀利润而令运费有所下降,但是我们认为,在利好的供求增长趋势以及纯熟的运载量管理下,货运航线将能维持可观的利润。”

Drewry表示“对承运商来说,2022年往后的日子可能不会那么轻松。目前确定货运业蓬勃的一个指标,是新订立合同的数目正大幅上升。仅在2020年第四季,新订单数量已是首九个月的三倍多;而今年签订的合同,亦已经远远超过了2020年全年的数量,在短短三个月内就录得145万标准货柜的惊人预订量。”

“此外,目前还有大量其他预计的交易尚未计算入『已确认』的分类账目中。”
“这些船只就好像为了目前的需要,而非为了2-3年后船只交付时的市场状态而订购。船主投放了大量资金购买船只,却可能引发货柜需求上升周期结束的风险。”

“海运公司似乎将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持久上升周期,让他们能藉此改善自身的财务状况,以及回馈投资者和增加开支。然而,假如船只订单数字继续上升,那么运载量过剩的风险可能会再次出现,继而令运费上涨的周期缩短。”

在本文撰写时虽然仍未有正式报告,但是我们发现随着餐旅业重新营运,市场的需求似乎相当明显地正从产品变成服务。自去年3月以来,我们很多全渠道的客户都首次表示销售活动有所放缓,与最初重新开业后活动大幅增加的零售销售业比较,情况似乎一致。

运费攀升主要是因原材料和运输成本上涨,以及需求激增而导致,但目前却受到相关消费转趋审慎所影响。虽然我们已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这种情况出现,但当谈到宏观经济调控,尤其是预料息口上升时,目前有明确迹象显示运费上升会加剧通胀水平。虽然现阶段讨论这个话题可能言之尚早,但这正表明消费者行为的变化,会迅速地为货运定价的调整带来直接影响。

面对目前的情况,Cardinal将会继续提供各种替代解决方案,例如直接包机、一系列灵活的指定客户交易,以及Q10汇总产品。为应付每天的种种挑战,我们会以合理的价格来提供所有这些解决方案。这段期间,公司的首要工作是保障现有的业务,并因实际情况关闭新的业务,尤其是亚洲西行航线,从而不会背弃我们对客户所作出的现有承诺。

多谢大家抽空阅读我的网志,并希望你能从中找到有用的信息。如想直接与我进一步讨论,请随时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与我联系。